你身邊的商務專家
企業信息營銷平臺
 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動態 » 網絡營銷 » 正文

途歌會是下一家倒下的共享汽車公司嗎?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8-09-08 18:03  來源:36氪  瀏覽次數:823

共享汽車途歌正在經歷艱難時刻。

近日,據多家媒體報道,共享單車途歌在8月撤出了南京,且拖欠運維人員20萬元。另外,還有媒體報道稱,深圳地區也存在拖欠費用的情況,而北京的業務可能會陷入停滯。

對此,途歌創始人兼CEO王利峰回復南都稱,南京市場早在今年6月份就暫停運營了。“我們在南京4-6月測試運營,當時網約車在大漲,所以分時租賃表現不好。”

至于北京市場,因為有重大城市論壇,應要求下架50%的車輛,9月7日就恢復正常運營。不過王利峰對新京報的回復是另一種說法:“我們在9月20日左右會推出新的服務。”目前平臺上車輛較少的原因是正在對原有車輛進行升級維護,用車難的情況只是“短期過程”。

在共享經濟興起的時候,共享單車和共享汽車成為重要的應用場景,途歌是后者中的代表之一。公開資料顯示,途歌成立于2015年,因為Smart、Mini Cooper、寶馬、奧迪等車輛組成的車隊,而引起很大的關注。在后續三年的發展中,途歌進駐了北京、深圳、西安等城市。

而這家公司自成立以來,已經完成5輪融資,累計融資額超過5000萬美元。最近一輪B+輪融資完成于今年1月,由海益得凱欣基金(CHP)領投,海納亞洲創投基金(SIG)和真格基金跟投。至今八個月時間沒有融資,途歌就爆出資金周轉困難的問題。至于20萬欠款問題,王利峰接受南都采訪時表示,近期會有新的融資宣布。“目前我們在北京已經盈利,深圳、西安也基本盈虧平衡。”

EZZY、友友用車之后,途歌會是下一家倒下的共享汽車公司嗎?

來自鯨準

深究途歌大撤退背后的原因,主要在于其采用的自營模式投入巨大,包括車輛成本高、運維成本高,導致收支難以平衡,而一系列諸如加油、停車等服務有時候又跟不上。就押金來說,途歌的高達1500元。這相比當下免押金的共享單車來說,確實會成為很多人嘗試的門檻。而共享汽車EZZY的押金更高,達到2000元,在其快要倒閉清算時光無法兌現的押金就有360萬余,加上員工的獎金和工資則多達500萬元左右。除了EZZY,友友用車也已停運。

雖然共享汽車的模式遭到質疑,不過上半年芒果出行獲得數千萬元Pre-A輪融資;立刻出行獲得2000萬美元天使輪和A輪融資,據悉其第三輪融資也將很快公布;Mocar獲近千萬人民幣Pre-A輪融資。除了初創公司,一些明新公司也在布局共享汽車,摩拜定制版共享汽車即將在今年10月交付;今年三月,有消息傳出滴滴正在籌備共享汽車業務,預計在今年上半年上線分時租賃服務。

縱觀這幾家公司來看,像Mocar則選擇切入二三線城市,同時選擇放棄投入較重的自營模式,而是將汽車供應、智能鎖、后市場服務、停車充電等服務外包給經銷商,緩解了現金流的壓力;并和政府、園區物業合作,可以降低一部分運營成本。另外,Gofun則選擇分擔用戶的押金壓力。“我們在與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合作,只要信用達到720分以上,就可以免押。目前在我們平臺上,免押的用戶已達數萬個。”Gofun出行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譚奕表示。

在共享經濟專家看來,我國共享汽車運營成本過高。“高昂的投入成本導致沒有一家共享汽車能像共享單車那樣快速擴張,絕大多數企業的汽車投放量不足500輛。或許隨著技術、政策的進一步成熟完善,共享汽車才會真正迎來自己的風口。”。

君聯資本則認為,汽車分時租賃是出行行業版圖中為數不多的、尚處爆發前期的重要組成部分,可在較高里程段的出行需求中提供更經濟便捷的選擇。較高的運營門檻使得這一版塊起步最晚,而多項行業基礎條件愈加成熟使其逼近爆發點——中國電動汽車及電池產業的高速發展、移動支付賦能自助共享、宏觀政策鼓勵分時租賃、專快車退補等等。

 
 
[ 動態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 

 
 
 
新疆时时彩免费软件